江苏快三

雅书阁

查看: 152|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BL] 【雅书阁独家】《罪孽》 by 月卿钺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8-16 16:41:1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文案:
听说父亲有个真爱?
亲妈被小三设计陷害至死,渣爹却口口声声说,一段感情中不被爱的才算小三?
你怎么当初娶她时不说呢?吃了人家公司,再骂人家小三,真是渣男年年有,你算最顶头呀。
可惜,上辈子顾授太迂,满脑子忠孝礼义,直到被同父异母的哥哥谋杀之后,他才后悔了。
这辈子,我要你们,都付出代价......

评分

参与人数 1雅币 +50 收起 理由
admin + 50 雅书阁有你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17:45:25 | 只看该作者
夜是很深的夜。
浓黑的,泼了墨一样的天空上,挂着一轮黯淡的月,没什么光的样子,照的人看不清路。
可有人看得清。不光看得清,还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看清了,那辆保养得宜的二手宝马车后已起火,二手宝马的驾驶座上,一位23岁的青年头顶流了很多血、多到浸湿了他白色的领口,滴滴嗒嗒、滴滴嗒嗒。金属眼镜框不知道被车玻璃撞到什么地方,玻璃碎片扎进了他的眼睛。
那是他。
他死了,死在23岁大学毕业、回家为父亲庆生的路上。
而他那位好哥哥,隔了远远的,拿了架望远镜望着。
他真恨自己变成了鬼,鬼的夜视力是那么清晰,清晰到他想不看见他好哥哥都不行。
鬼的听力也很强,他哥哥跟人讲话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让高利贷接着去罗强家催债。”
于是他转头,看见那只迟了他几分钟死的鬼,他尸体上的证件被两辆车的冲撞力冲了出来,因此他知道那只鬼生前的名字就是罗强。那只鬼啊,被耍了一道的鬼,怒不可遏地冲到他哥哥面前,想要撕咬他,可是他碰不到他,徒劳地一遍遍拿拳头打向他,只打着了的空气。
与虎谋皮,就要做好被生吞入腹的准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18:27:53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月卿卿 于 2019-8-16 19:01 编辑

他有点可怜他,虽然是他受了指使撞死他的,可是他不屑于与他计较。他活着已疲累,死了反而解脱,之前的苟延残喘,不过是不忍心白发人送黑发人罢了。
想到这,他转身飘向家里。
落在半山腰的老宅。
他不敢想父亲知道他死亡的消息会怎样,应该会有一点点难过吧。他毕竟是他生养了23年的孩子,自小成绩优秀,大学也读的名校的商科专业。他是邻居口中的好孩子,失去了一个乖巧且努力的孩子,他应该会有一点点难过吧。
他看着和继母颠鸾倒凤的父亲,父亲他是一个自小便养尊处优的人,心性冷的可怕,就连在床上,那张本该染上欲望的脸也没有多少失控的表情。恰到好处的情欲,正好又反过来挑逗了他的情人。
看了一会儿,就有人匆匆来敲门。
被打扰了好事,谁都不会开心。
于是他父亲一脚踹向了敢扰他好事的人。
那人却哭哭啼啼地:“老爷,二少爷没了。”
他忍不住去看他父亲的脸色。却见他父亲愣了一秒,然后,居然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顾东时你也有今天!!!”
他彷佛听到半空中打了个雷,把他惊得一抖,他呆呆看着得意洋洋地、眼角笑出泪的父亲,父亲啊!你不是我的父亲吗?为什么,为什么儿子死了你却这么开心,甚至第一时间想的是嘲笑他的祖父!
继母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鸟依人地搂住了他父亲的胳膊,竟也恭喜他:“恭喜老爷,吞并顾家~”
吞并、顾家?
他彷佛恶心得吞了一只苍蝇,嘴张的好像吞了一只鸡蛋。
他竟然失魂落魄。
他突然浑浑噩噩。
他心里很怕,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自记事起就由父亲和继母抚养长大,他们教他礼义廉耻,自己却毫不知耻!他想那勾人魂魄的黑白无常为什么还不来找他,早早喝了孟婆汤,他不就可以忘记这一切、忘记这一切让他痛苦的事情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下了很大的雨。
他看见自己被草草葬在一块郊区的坟地里,连墓碑都没有,这一片都是没有墓碑的,他们大多是父亡母故、不知身份之人,可怜他既知身份、又有父亲、兄长,却也沦落至此。
墓前冷冷清清,他所幸不看,又像是怀抱着那么点儿希望似的,跟在这家人后头。
于是他看见,他父亲不在时,他继母与兄长开了瓶红酒。
他继母是个美艳的女人,时间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她却笑得如同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妈妈当年不小心漏下了那小杂种的性命,想不到你却帮我解决了这心腹大患,无论是你父亲,还是我,都为你骄傲,我的好儿子。”
“好”儿子?烧杀抢掠便是好?“骄傲”?手染多条无辜性命就值得骄傲?
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他不想再看见这对母子了,于是他便去找他的父亲。
他父亲不在公司。
他想了想,又来到了祖父家。
偌大的房间里,只晕出一点橘黄的光,他看见他祖父躺在床上,眼神苍白而空洞。身死到下葬,应该不用多少天吧,为什么他祖父却消瘦至此,之还是那个严肃端正的祖父吗?为什么他的身边如此冷清,为什么他的四周充满了绝望的气息?他在为他过世的外孙悲伤吗?那个一看见他就吓得心里发抖身子也抖的外孙?他的周边如此安静,安静得令人难过。
他想起了和他自小不亲的祖父。
他想起了那个板着脸询问他近期所学的祖父。
他想起了那个问完他看法就发火的祖父,他永远觉得自己的回答太过心软,他祖父问:“若是两方你死我活,怎能放过对方妻儿?”他便答:”人活一世,重在修身,修身需正心诚意,以仁德之心待人处事;然后明德,以德行立人,从而齐家、治国、平天下。“他祖父便怒了:“顾授,你给我滚!”
祖父总是对他很严格,从他五岁起就说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他渐渐长大了,能听懂了,却再也不愿意听。他总不明白为什么祖父让他小心自己的父亲,忠孝礼义、父父子子,他敬重父亲;虎毒不食子,他相信父亲。祖父失望的眼神彷佛就在昨天,他那时候却每每在心里松了口气,为祖父终于不逼他了而欣喜。直到他身死。
直到他身死,他都没有理解到祖父的苦心。
直到他身死,他都没听进去祖父的话。
直到他身死,他都没明白自己的处境。
待到他死后,他才终于明白了一些。他看到了自己生前看不到的事情,也看到了祖父其实早已白发苍苍,他早就不是小时候那个精利充沛的中年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了年老的征兆,这些年他苦苦支撑,他便也忽略了他的皱纹,忘记了他祖父已老。一个在青年与儿子决裂、与女儿永别的人,在中年失去了妻子,在暮年又得知了他唯一的外孙的死讯!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祖父不可怕了,他不过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老人,唯一的外孙死后便心灰意冷。
于是他上前押着自己的灵魂,在他祖父床前跪了下去,然后磕了头,一下,两下,三下:“不孝孙顾授来看您了!”
磕完这几个头,他的耳边突然炸开不少热闹的声音。那些声音都在房子里,不知为何他之前一点都没听到,这会儿好像被人按了播放按钮一样,一下子涌进他的耳朵里。他便出了他祖父房间,他看见了什么,一些五大三粗的黑社会模样的人,在他祖父的房里又打又砸!还有那砸累了、打累了的人,就翻冰箱、翻酒柜,将他祖父最喜欢的红酒喝了一瓶又一瓶。他祖父的管家和仆人被五花大绑,吓得瑟瑟发抖。
“谁让你们这么做的?”他扑上去一个纹了纹身的大汉,疯狂质问着,可是他的身体轻飘飘穿过了那大汉的身体。
无人回应。
他突然笑了,一声,两声,低低的笑,放纵的笑,大声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仰天大笑,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若有来生,我必叫你们生不如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20:00:39 | 只看该作者
二 重生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
偏偏有的人不信命,也不服天。
秦业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生于富贵之家,惯掌他人生死,死生在他。家道中落,他与顾氏女联姻挽救了秦家,富贵也在他。
虽然儿子姓了顾。
一个字,冠在一个孩子的名讳之前,又落在户口本上,写在满月宴请帖上,总归是不好看的。为着这份不好看,他心里长了根小刺,不疼,却代表着耻辱与屈服。只要那孩子一天姓顾,只要那顾字呆在户口本上,写在以后大大小小的宴会上或者别的什么场合,就是展示给别人看:看呐,秦家的独子做了小白脸、吃软饭呐。
吃软饭这三个字,在秦业头22年的字典里从未出现,却要跟着他22岁以后的人生。
这对一个一向骄傲的人来说是接受不了的,却是他主动做出的选择。
他跟着推车,嗅到了满鼻子的消毒水味,推车上的女人大口大口喘着气、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拼命喘着,她看着他,疼的受不了,也绝不喊出来,只是一边狼狈地呼吸着,一边用充满了爱意的眼神看着他。
他从不缺女人的爱意。
但他怕辱,士可杀不可辱,年少买花金市街的人,从未想过有受辱的一天。
他也用浸满爱意的眸子回看着她,心里却想,就是现在了。
等到她被推进去,她已经昏过去,急救室大门紧紧关闭,他岳父顾东时却还来不及赶到。医生让家属签知情同意书,只有他能签,拖一秒,他离摆脱耻辱就近一分。
于是他上一秒还含了无尽爱意的眸子,这一秒却满是痛苦地看着医生。他开始浑身颤抖着,那支笔怎么也握不稳,握了,又无力地松开,握了,又因为脱力而摔落,他已悲伤到失去了气力,战都站不稳,更别说去分出余力、去握稳那支笔。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风险告知上,他仿佛怔住了一般,他目光中的痛苦更浓了、慢慢溢出来,连见惯生死的医生都似乎不忍心了,医生拍拍他的肩:“得快点决定了,不然可能一个都保不下。”他压抑的嗓子里溢出一声哀泣,他拼命忍着眼泪、泪水却一滴滴落在那张知情同意书上,终于,他颤着声开口说:“请两个都保,请两个都保,我和她期待了那么久的孩子,要是失去了,她一定很伤心。拜托两个都保下来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20:12:32 | 只看该作者
医生见多了这种人,平时他是一定要笑他们的天真和愚蠢的,现在他却被这个男人触动了:没一个丈夫像他这样崩溃,没一个爸爸像他一样惶恐。
这时,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他一把揪住医生的领子,劈手夺过知情同意书,看一眼上面的风险告知,就强硬的表示:“保大!给我保大!”
秦业就用他哀伤极了的眸子看他,出嘴的声音却只剩了气音:“爸爸”
男人一眼不错地看着医生急急进了急救室,才一下子瘫落在地上,他跑得太快,这会儿两条腿都不堪重负了。
秦业于是也一下子跪在地上,用膝盖挪着一点点靠近他,先是轻轻喊了一声:“爸爸。”然后抱住他不说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20:16:06 | 只看该作者
np,目前涉及父子、叔侄,不知道随着剧情展开会加入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9-8-18 12:48:22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月卿卿 于 2019-8-22 16:58 编辑

顾东时神色复杂地看了秦业一眼,也说不清楚心里是个什么感觉。静静由他抱着,不一会儿,就感觉肩头湿了一片。
也许是受了那泪水的影响,他一向自矜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也渐渐地染上一分担忧。
急救室的指示灯熄灭了。
医生出来,低着头:“很抱歉,病人中途醒来,拼命生下了一个孩子,自己却因此崩掉了刚刚缝合的伤口。请家属节哀。”
顾东时起身揍了医生一拳,被拦住后才发现心脏跳的厉害、眼前直冒金星,一下子又坐到了地上。
医护人员赶紧抓他去看病,那挨了一拳的医生皱着眉,嘟囔了一句:“臭流氓。”
秦业低着头,仿佛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倒是那医生还记得他之前的表现,上前劝了一句:“人死不能复生,看开点。好歹孩子还在,不是吗?”
秦业抬头看他,医生看着他的眼神,心里莫名冷了一下,拍拍他的肩,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他像是刻意忘了那孩子似的,守在死者身前,她死前一定很痛苦,为了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奇迹般地摆脱了麻药的影响,不顾自身危险,硬是将那个孩子留了下来。他不是很想面对那个孩子。就一点点看着眼前这个死掉的女人。天底下美人何其多,她不过是其中顶平凡的一个,双眼皮是做的,眉毛是植的,鼻子隆了,唇珠也不是真的。这张脸有着被夸作美人的资本,可是在他眼里实在不够看,秦家没有出现危机以前,他一定是瞧也不瞧他一眼的,可是他最终却娶了她,还和她有了个孩子。
眼前闪过她进急救室前那充满爱意的眼神,再瞧着面前脸色灰败的人,他终于弯下腰,在她唇上印了个吻。
他吻了她,身后却冷不丁传来一声冷哼,他皱了皱眉,转身看去,却是他的好岳父顾东时。
“假惺惺。”男人心里也难受的很,抬起一脚向他踢来。
他自然不会站着挨打,格挡了回去。
“秦家小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男人一踢落空,也不再纠缠,只上前守着他死去的女儿,喃喃地和已经听不到了的人讲着往事。
孩子毕竟是顾家与秦家的种,说是忽视,也不会真的忽视。
几天过去,秦业就想好了几个名字,想和岳父商量商量。
“顾容太女气,顾明玦谐音不行、又不是戏子,当什么名角?顾凌岳太粗糙。”顾东时拿着那三块名牌,一一否定了秦业的提议,“依我看,就叫顾授吧。”
顾授?顾授秦业,好,好,真不错。秦业眼神一眯,将屈辱感悄然忍下。那要随父姓,岂不是‘禽兽’?亏得他这样起名字,看来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也对,急救室外可不是一声声喊着‘保大’吗?
秦业张张嘴,可是他一句“就听岳父的。”还没说出口,婴儿床上的小孩就不管不顾的闹起来。

“这是怎么了?”顾东时上前抱起小孩。
小孩立马不哭了。然后“咿咿呀呀”努力发声,却发不出完整音节。
秦业在旁瞧着,猜道:“这是想小解了?”
小孩闻言大哭。
顾东时不满地瞥他一眼。
秦业眼珠一转,“小孩这是想要自己选个名字?”
一听这话,顾东时脸色就不好看了,他认为秦业在利用小孩否了这名字。
哪知小孩立马拿小短手指向名牌,口中拼命发出音节。
顾东时于是抱着小孩,让他靠近名牌。
其实秦业这几个名字取的确实不咋地,秦业本来也不认为自己能为这孩子取名。但他看见小孩将小短手放在印在“顾容”的名牌上,然后露出一个很明显的笑容。即使是没花心思取的,被孩子肯定,心里也还有丝愉悦感。秦业突然觉得这孩子顺眼多了。

‘开玩笑,上辈子就吃过这亏,不管是顾、还是授,都惹他渣爹不喜,这会儿能推一个是一个。’小孩心想,‘这辈子不耍得渣爹团团转我誓不罢休!’
谁都没有想到,在小孩天使般稚嫩无邪的身躯下,住着一个从地狱来的恶鬼般的灵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16:54:39 | 只看该作者
三 归来
——我当然不是顾授,我是顾容,不是吗?
“父亲,姥爷明天要接我去幼儿园,可我想让你送我。”顾容吸了一下鼻子,去扯秦业的衣服。
“傻儿子,你姥爷送你还不乐意?”秦业很无奈,这三年多来,他的傻儿子一时半会儿都离不开他。他是又当爹、又当妈,虽然是迫于顾东时给的压力,但是体验过半夜给孩子找奶瓶的艰辛后,他是越来越拿这个孩子没办法了。
“那,父亲午饭时偷偷来看我吧~”顾容歪了歪头,讨好地笑着。
“那我可得想想,”秦业故意皱着眉,摆出思考的表情,“上午得和采购部的人商讨一下供应商,也不知道要开到几点的会?”
顾容一下子就嘟起了嘴“父亲坏坏,父亲不疼容容了。”
“怎么会?每天晚上是谁给你讲故事的,嗯?”秦业越看顾容的脸蛋越觉得可亲可爱,忍不住就伸出了罪恶的双手,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脸蛋。
“啊——父亲,父亲就知道欺负容容,”顾容话是这么说,却是乖乖任他掐着,“可是容容喜欢父亲,容容想要看到父亲,明天是容容第一天上幼儿园,不看见父亲的话容容会很难过。”
“你个粘人精。”秦业看见那张小脸被掐的红了,大感心疼,赶紧把顾容抱在怀里安慰。他在心底唾弃着自己,每次都心疼,可是每次都忍不住手痒,唉,真是个令人无奈的循环。
“那,明天,爸爸晚上不去找阿姨好不好?”顾容在秦业怀里低声求道。
秦业心里一个咯噔,赶紧问他:“谁和你说我去找阿姨的?”
“父亲晚上回来晚的时候,容容经常能闻到香水味。”顾容声音闷闷的。
秦业还以为是谁碎嘴,没想到是容容自己发现的,大意了。面上却是不显:“父亲给容容找个妈妈好不好?”
“不要,容容一个人都分不到父亲全部的时间,我不要妈妈。”顾容一下子抱紧了秦业,声音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一样。
‘小小年纪,占有欲可真强。’秦业看着怀里抱紧自己的孩子,在心里想着,‘像他这样,以后可怎么找媳妇?唉,都怪我这个当父亲的太有魅力了,容容以后去哪里找个比我有魅力的女人?'
秦业有没有魅力顾容是不知道,可是顾容却知道,他不找女人绝对不是因为这个渣爹有魅力。与他作交易的那个人,可是恨透了他的父亲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19-9-9 21:22:26 | 只看该作者
扯远了,这会儿,顾容看着他渣爹的眉眼,心里却是想到,不知道这辈子那继母该什么时候嫁进来,还是...... 不能嫁呢?
心底千回百转,想到一个可能,他定了个主意。
不一会儿,顾老爷子的车子就来了,他没下车,司机下来恭敬地笑着:“老爷请小小少爷上车。”
顾容的脸上仍然是一派天真烂漫的笑,上车之后挨着祖父坐着:“见到姥爷真开心~”
"怕不是有爸爸送更开心?"顾老爷子脸上寒冰未化,冷冷送出一句,眼底的神色却温柔了起来。
“反正爸爸将来,说不定哪一天就不要容儿了。”顾容低着头,闷闷道。
顾老爷子眼底划过一丝震惊,就他所知,秦业还是很疼顾容的, 怎么玩女人让儿子知道了?于是他捧起顾容的脸,看着小外孙子脸上难得的落寞,关心道:“容儿为什么这么想呢?”
“因为,爸爸那么年轻好看,肯定有很多阿姨想当容儿的妈妈。”顾容吸吸鼻子,“有阿姨就会有弟弟,有弟弟爸爸就不爱容儿了。”
顾老爷子摸摸顾容的头,再也不舍得摆脸色,“姥爷不会让那一天发生的。”
“真的吗?”顾容的眼睛亮亮的。
“当然。”顾老爷子肯定的声音传来。
顾容相信老爷子的手段,可是上辈子,到底是什么让老爷子坐视秦业在顾雨晴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娶了地下情人呢?
他当然不知道,因为上辈子的顾授活得糊涂,从未看清他身处的世界。
“可是,爸爸会不会很难过,他只有容儿会不会很难过?”顾容又开始担心起秦业来。
顾老爷子气笑了:“你个小兔崽子,不想想你姥爷才是孤家寡人呢?”
......
幼儿园的不少小朋友生得冰雪可爱,若是还身处十八层地狱、深燃业火重重,他是一定要毫不客气的吸光这群钟灵毓秀的小朋友的精气的,可这会儿他毕竟披了人身。但就算吃不了,他也没兴趣和群小娃娃一起玩,于是找了个角落静静呆着出神。他想起了自己的上辈子,众叛亲离、几乎杀光了所有与他有过交际的人,对他好的,对他坏的,一个没留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Q|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雅书阁

GMT+8, 2019-11-22 12:28 , Processed in 0.05796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X3.4 Licensed

© 2001-201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